股票爱好者

  • 央行孙国峰:对“现代货币理论”的批判

    央行孙国峰:对“现代货币理论”的批判

    现代货币理论”是一个似是而非的理论。表面上,它与主要发达经济体量化宽松货币政策的实践相关,而且还借鉴了通胀和就业的双目标框架以及“贷款创造存款理论”(LCD)。然而,本质上,它是政府透支、央行埋单的“铸币税”安排,将冲击总体价格体系,扭曲经济主体的决策,对实现经济金融稳定的目标南辕北辙。近期,所谓的“现代货币理论”(ModernMonetaryTheory,MMT)引发了美国学界和政界的广泛争论。在美国债务多次触及上限的情形下,民主党左翼引用现代货币理论为其“绿色新政”(GreenNewDeal)和全民医疗保险等大规模财政支出主张辩护,从而饱受争议。对现代货币理论的分析表明,该理论存在明显的逻辑缺陷,在实践中应用是十分危险的。关于“现代货币理论”的概述“现代货币理论”大致诞生于20世纪90年代,其理论渊源最早可以追溯至一百多年前。主要的研究者包括美国康涅狄格大学的莫斯勒、巴德学院的雷、密苏里大学堪萨斯分校的凯尔顿和福斯塔特,以及澳大利亚纽卡斯尔大学的米歇尔和沃茨等。他们继承并扩展了GeorgF.KnaPP的国家货币理论、A.MitchellInnes的内生货币理论、AbbaLerner的功能性财政、HymanMinsky的金融不稳定假说和WynneGodley的部门平衡等经济学理论,基本观点与政策主张如下。首先,现代货币理论所强调的“现代货币”体系实际上是一种政府信用货币体系。该理论认为货币是一种政府债务凭证,即主权货币,不与任何商品和其他货币挂钩,只与未来税收债权相对应。其中,税收的目的并不是为政府“量入为出”服务,而是为了驱动货币发行与流通。货币的流通会在各部门的资产负债表留下“脚印”,该理论认为经济活动中各部门资产负债表的变化是货币存量和流动相互作用的结果。从宏观会计学原理来看,一个部门的资产,必然是另一个或几个部门的负债。因此,国内私人部门的净收入必然等于本国政府和国外部门的净支出。在国际收支平衡的前提下,私人部门所积累的货币(即储蓄)只能来自政府赤字。其次,现代货币理论认为主权货币具有无限法偿,没有名义预算约束,只存在通胀的实际约束。政府是主权货币的发行者,既没有违约的意愿,又可以通过央行“敲击键盘”创造货币来履约,因此,财政平衡没有意义。政府赤字增大会降低利率,而不是传统所理解的提高利率。当政府增加支出时,由于私营部门获得了大量货币供给,而货币需求却基本稳定,因此利率将趋于下降。通胀是政府债务的实质约束因素,但在实现充分就业之前,通胀并不会与货币数量增加挂钩,只要有足够的供给来满足不断增长的需求,并通过打破垄断弱化企业定价权,就可以在不引发通胀的前提下,尽可能扩大政府债务上限空间。再次,现代货币理论主张功能性财政,即应由财政代替央行承担实现充分就业和稳定通胀的职能。现代货币理论认为现实经济的运行无法用古典经济学中代表行为人的效用最大化来概括,它存在私人利益与公共利益的冲突,存在个体与公司目标的冲突等,只有政府能够协调这些冲突,政府的行为准则就是功能性财政。发挥功能性财政的作用必须满足两个条件:一是财政支出逆周期,税收顺周期;二是政府支出必须有较大规模,明斯基认为,美国在20世纪30年代政府支出占GDP比重过小,导致不足以稳定经济。扩大政府支出的主要措施是建立“就业保障”计划(JobGuarantee,JG),在为那些想要获得工资和福利的人提供就业机会的同时,制定一个统一基本工资标准。这项措施在促进就业的同时还构建一个价格锚:在经济繁荣时,可以提供源源不断的劳动力“后备军”以抑制涨薪压力;而在经济衰退时又可以为工资下跌提供下限,降低通缩压力。现代货币理论的逻辑缺陷货币创造主体之争:财政主导与金融主导货币创造历史演进的主要脉络是:私人信用货币—政府信用货币—银行信用货币。在此过程中,货币创造的主体由私人转变为政府,进一步过渡为银行。很显然,现代货币理论实际上不是“现代”的货币理论,而是“古代”的货币理论。它违背了货币演进的历史规律,忽略了当今银行信用货币制度下银行作为货币创造中枢的核心作用,与现代经济金融的运行现实相悖,本质上是一种倒退。现代货币理论认为货币创造的主体为政府,是一种由央行直接购买政府债务来供给货币的财政主导模式。这种“教科书”式的“铸币税”过程,势必造成严重的通货膨胀。央行直接创造信用货币扩大了流通货币总量,政府获得了全部流通货币增量,而该货币增量并未对应任何实际经济资源,同时,私人部门流通货币总量保持不变。如果政府和私人部门通过名义货币交换实际经济资源,政府拥有的流通货币增量将稀释流通货币对应实际经济资源的数量,又由于政府独占该增量,相当于政府通过多发货币,把私人部门的资源据为己有,会造成“铸币税”的事实。其中,流通货币对应实际经济资源数量的倒数便是整体价格水平,由于前者遭受稀释,后者必然上升。因此,该机制存在本身就会导致通胀预期脱锚,造成严重的高通胀。在此前提下,政府控制支出多少,或者主观上抑制企业提价行为,不能解决“铸币税”的本质矛盾。现代货币理论开出的“增加税收”的药方更是适得其反,因为,私人部门的实际经济资源已经被“铸币税”隐性地转移了一次,现在又要遭受显性税收的二次剥削,这只能使得私人部门的实际经济资源相对名义货币更加稀缺,带来幅度更大、范围更广的恐慌性价格上升。实际上,现代货币体系是银行信用货币体系,而非“现代货币理论”所倡导的政府信用货币体系,是一种由银行信用扩张创造货币的金融主导模式。政府仅对其提供间接的支持,体现为政府设立中央银行,中央银行为银行提供基础货币。工业革命导致生产规模快速扩张,货币的需求不再是自上而下由税收驱动,而是自下而上由生产驱动,交易、贮藏、支付和清算等构成了货币需求的主体,纳税仅占其中一小部分,政府信用创造与生产脱节,难以满足经济活动的需求。银行可以通过贷款创造存款货币组织当下生产。在银行信用货币制度下,贷款先行,企业获得贷款后购买商品与劳务组织生产,企业存款转移给个人,个人再购买企业生产的商品,推动货币流通与运行,这期间政府也允许企业和个人用银行的存款货币交税。因此,银行的货币创造逐渐成为了最主要的货币投放方式,现代货币体系逐渐过渡为金融主导。货币创造层次之辨:基础货币与存款货币现代货币理论由中央银行直接创造信用货币来购买政府债券创造货币的主张实际上混淆了银行信用货币制度下货币创造的层次。贷款创造存款理论(LoanCreatesDeposit,LCD)提出了银行信用货币制度下的信用货币金字塔(见图1)。在银行信用货币制度下,货币分为基础货币与存款货币两个不同层次。基础货币由中央银行创造,银行之间可以在银行间市场交易基础货币,而个人和企业所持有的存款货币则只能由银行创造,企业和个人可以通过直接融资或购买商品劳务交易存款货币,或者将存款货币置换为现金。不同层次的货币不能混为一谈,中央银行的基础货币创造行为对银行的货币创造行为形成支持和制约,但不能替代银行的货币创造行为。现代货币理论错误地将存款货币和基础货币视为并列平行关系,在此基础上的存量—流量分析方法只看到了国民经济核算账面上的平衡,而忽略了货币创造的内在机制与动态过程。一方面,作为货币创造主体的银行与其他会计主体的会计记账存在本质区别,银行资产负债表的特征是资产创造负债,其他经济主体资产负债表的特征是负债创造资产;另一方面,中央银行发行的基础货币和银行创造的信用货币是相互独立的。因此,不能将银行的资产负债表与其他经济主体的资产负债表简单加总以求平衡。现代货币理论据此得出在国际收支平衡的前提下,政府部门赤字等于私人部门盈余的结论势必是错误的。应当注意,对银行和中央银行要采用资产负债表的方法来分析,而对居民、企业和政府则要采用收入支出表的方法来分析,只有这样才能正确刻画动态的货币—经济运行机制。货币创造制度之弈:政府垄断与公私合营宏观经济学中的一个经久不衰的话题即如何处理市场与政府的关系。从货币创造制度来看,现代货币理论主张一种由政府垄断的货币创造制度。一方面,垄断货币下的隐性剥削势必推动货币体系走向灭亡。政府垄断不利于发挥市场在优化资源配置中的作用,容易出现大量金融资源被国有部门占用的情况,加剧了资源错配。而货币作为一种特殊的金融资源,其配置效率不仅仅取决于它的名义价值,也取决于它的实际价值。政府通过“铸币税”过程将实际经济资源转移给自身或国有部门,获得了实际上的盈余与名义上的赤字,而私人部门却获得了名义盈余和实际损失,产生了一种掩盖在部门名义均衡之下的隐性剥削。由于现代货币理论主张的政府可以通过央行印钞还债,随着政府债务上限的不断拓展,私人部门的盈余将逐渐成为没有任何实际购买力的“数字串”。一旦所有私人部门参与者看穿了剥削的实质,“现代货币理论”所构造的主权货币体系将全面破产。另一方面,垄断货币下的福利陷阱存在民粹主义风险。在选票政治的推动下,货币体系容易被政治博弈裹挟,政府垄断的货币支出更青睐于大规模的经济刺激政策或高福利支出,短期内可以提高政绩、迎合民意,长期却容易陷入高福利陷阱,损害国家和民众的根本利益和长远发展,滋生与助推民粹主义。而在贷款创造存款理论看来,现代银行信用制度更接近于一种“公私合营”的制度安排。作为货币创造的核心中枢,银行具有双重身份——不仅是以盈利为目的的企业,也承担着一些非常重要的公共职能,比如为社会提供作为公共品的货币、交易账户、运营支付系统和宏观政策传导渠道,在一定程度上具有“准公共事业”的属性并据此享有政府隐性担保。因此,在现代银行信用制度下,银行作为经营性企业,可以依据市场化原则配置信贷资源,而政府则负责从公共利益出发对此提供支持与约束。在这种“公私合营”的货币创造制度下,货币有着严格的层次之分,即公共部门创造的货币为基础货币,银行创造的货币为存款货币,存款货币需要以基础货币为支撑。政府发行债务大都由投资者以存量货币进行购买,投资者和政府完成了短期资金和长期债券的置换,对应到实体资源配置方面,投资者和政府在近期和远期支出上进行了对等的取舍。此时名义金融资产和实体经济资源发生了总量不变的结构调整,并且该调整在当时市场条件下保证了名义和实际变量的对应关系,从而对整体价格水平几乎不产生影响。“现代货币理论”的历史教训风口浪尖的“现代货币理论”看似是新的理论体系,实际是历史上早已有之的将财政金融混同的错误思想,是货币发展史上恶性通货膨胀的重要理论来源。战争金融与政府信用体系的破产最典型的政府信用货币体系往往发端于战争,常见于殖民地。货币作为一种政府债务凭证用于筹措军费,比如17世纪末,为扩张殖民地,欧洲各政府纷纷开始发行纸币为发动战争筹款,然后通过在殖民地强制征税来驱动货币流动,从而将本国的货币体系扩张至殖民地。抵制赋税的情绪在所有的殖民地都十分高涨,这是美国人民长期以来摆脱英国统治的明显特征之一,而殖民国一般也反对殖民地开办银行,因为银行钞票显然要取代政府钞票,从而受到排斥。然而,祸起萧墙,最终让政府信用体系走向灭亡的并不是殖民地的反抗,而是通货膨胀。政府将中央银行当做印钞机,无限扩张信用帮财政埋单,最终结果必然是失控的通货膨胀。随着货币迅速贬值,政府的信誉消耗殆尽,整个政府信用体系也随之瓦解。最为典型的例子是魏玛政府的印钞还债。1919年,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协约国强迫德国魏玛政府签订巨额赔款条约,但是魏玛政府作为一个新成立的政府,仅靠税收收入无法负担巨额赔款,只能通过向德国的中央银行出售债券来弥补赤字,此举引发了世界历史上最严重的一次通货膨胀。1923年德国的纸币马克流通量达到了4960万万亿,价格指数由1922年1月的100上升到1923年11月的100万亿。尽管为了维持自己的统治,采取了现代货币理论所主张的激进的增税措施,但通胀并未得到抑制。1923年底,魏玛政府不得不主动宣布原有货币体系破产,最终结束了这次史无前例的超级通货膨胀。发行新币代替老一代的马克,新马克相当于老马克的1万亿倍,同时将新币发行量控制在32亿元。这次通货膨胀对德国的破坏力要远大于第一次世界大战,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切断央行向财政透支的制度安排是现代银行信用货币体系的基石1994年,德国通过《德意志联邦银行法修正案》,废除此前关于“联邦银行在规定限额内对政府机构、专门公共财产机构提供短期保证贷款”的条文,彻底切断了中央银行与政府之间的直接融资联系。1995年《中国人民银行法》规定“中国人民银行不得向地方政府包销国债和其他政府债券,不得向非银行金融机构以及其他单位和个人提供贷款,不得向任何单位和个人担保”,从法律上明确了央行不能对财政“透支”的制度安排。总之,历史惨痛的教训告诫我们,现代货币理论将财政和金融混为一谈的理论逻辑及政策导向极其危险。切断财政与央行的直接融资关系,防止财政赤字货币化,是银行信用货币制度得以正常运转的基本原则。一旦抛弃这一原则,银行信用货币制度就将崩溃。总结总之,“现代货币理论”是一个似是而非的理论。表面上,它与主要发达经济体量化宽松货币政策的实践相关,而且还借鉴了通胀和就业的双目标框架以及“贷款创造存款理论”(LCD)。然而,本质上,它是政府透支、央行埋单的“铸币税”安排,将冲击总体价格体系,扭曲经济主体的决策,对实现经济金融稳定的目标南辕北辙。实际上,关于现代货币理论争论的财政货币问题,在我国经济金融体制改革的过程中也曾有过不少争论与探索,最终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实践中形成了一系列的理论成果与制度优势,对此应倍加珍惜。■

    付出 收获
  • 这12家公司都是中国核心资产该有的样子!英雄华为、印钞机平安…半年吸金2万亿

    这12家公司都是中国核心资产该有的样子!英雄华为、印钞机平安…半年吸金2万亿

    从6月份以来,市场一直在讨论中国的核心资产是什么,到底怎么样?其实没有什么可以讨论的,以业绩数据说话,就可以说明一切。从最近中国的大公司披露的业绩来看,贸易争端至少暂时还未给这些拥有核心竞争力的“大家伙”带来过多困扰。据券商中国记者统计,华为、阿里、腾讯、中国平安(行情601318,诊股)等12家大型中国公司上半年营收总计达1.98万亿元,净利润来到了2743.21亿元。最为得要的是,在贸易争端加剧的背景之下,这些公司的业绩增速也还不错。从这些大家伙的表现来看,可以说,从科技、金融、商业等多个层面,上半年都取得了相当大的成绩,展示出中国核心资产该有的样子。同时,从这个角度来观察,也显示出中国经济的韧劲,根本不像特朗普在其推特上说的那么不堪。英雄华为7月30日下午,华为正式发布了2019年上半年度经营业绩,数据显示华为上半年实现销售收入4013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23.2%;净利润率8.7%,也就是净利率约为349.13亿元。其中消费者业务2208亿元,占比55%;运营商业务1465亿元,占比36.5%;企业业务316亿元,占比7.9%。在大众最熟知的消费者业务方面,2019年上半年,华为(包括荣耀)智能手机发货量1.18亿台。2018年其发货量为2.06亿台,2017年为1.53亿,增长迅速。近期,任正非还调高了华为手机全年预期出货量,今年预计达到2.7亿台。运营商业务收入为1465亿元。无线网络、光传输、数据通信、IT等生产发货情况总体平稳。目前,华为已获得了50个5G商用合同,累计发货超过15万个基站。企业业务收入为316亿元。华为不断强化云、AI、企业园区、数据中心、物联网、智能计算等ICT技术和解决方案。华为方面表示,今年计划投入研发1200亿人民币,在克服这些短暂的困难挑战后将会迎来新的发展。你爸爸还是你爸爸北京时间8月15日晚,阿里巴巴集团公布截至2019年6月30日的2020财年第一季度业绩。财报显示,本季度,阿里巴巴集团收入达人民币1149.24亿元,同比增长42%;净利润为191.2亿元,同比增长152.9%;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Non-GAAP)下的净利润为309.49亿元,同比增长54%。这些数据均超过了此前市场分析师们的最高预期。综合此前的财报来算,今年上半年,阿里巴巴集团总营收2084.22亿元,尤其是上半年净利润473.61亿元、同比增长了288%,营利增速令人瞩目。“阿里巴巴收获了一个出色的季度,用户基础继续扩大,年度活跃消费者达6.74亿,这充分展现我们卓越的用户体验。”阿里巴巴集团CEO张勇表示,“我们将继续扩大消费者基础,提升运营效率,实现快速增长。基于核心商业的强劲现金流,我们将在技术上持续投入,让全球数百万企业实现数字化转型。”新亮点:腾讯云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腾讯收入1742.86亿元,同比增长18%,非通用会计准则下净利润444.55亿元,同比增长17%。第二季度腾讯收入888.21亿元,同比增长21%,稍低于市场预期;非通用会计准则下净利润235.25亿元,同比增长19%,高于投行预测的229亿元净利中位数。业务数据上,月活跃用户已经突破11亿的微信还在继续增长,第二季度,微信及WeChat的合并月活跃账户数达11.33亿,同比增长7%,比上季度增加约180万。微信小程序生态得到进一步发展,中长尾小程序数目同比增长超过一倍。第二季度,腾讯在财报中依然单列“金融科技及企业服务收入”,该项收入为228.88亿元,同比增长37%。腾讯在财报中表示,该项增长主要受商业支付及云服务的收入增长推动。其中云业务的收入维持稳健的同比增长,主要因为销售团队、产品类型的扩大及产品提升,使付费客户群有所增长。狂奔的京东8月13日,京东发布史上最好财报。最新的财报似乎证明,京东已经走在上升通道中。净收入、净利润、自由现金流以及活跃用户数四大核心业绩指标全面飘红,呈现出强劲的增长态势。第二季度,京东净收入达到1503亿元,同比增速22.9%,较一季度加速增长。在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归属于普通股股东的净利润为36亿元,同比增长644%,创了历史新高。据东方财富(行情300059,诊股)的数据,上半年,京东营收达2713.62亿元,净利润达77.86亿元。百度挣扎出“超预期”近日百度发布了截至6月30日的2019财年第二季度未经审计财报。报告显示,百度第二季度总营收为人民币263亿元(约合38.4亿美元),同比增长1%。归属于百度的净利润为人民币24亿元(约合3.51亿美元),同比下降62%。其中,2019第二季度百度运营利润为人民币2.33亿元(约合3400万美元),比去年同期的运营利润为人民币54.22亿元下滑96%。核心业务营收为人民币195亿元(约合28.5亿美元),同比下滑2%。内容成本为人民币58亿元(约合8.47亿美元),同比增长12%。研发支出为人民币47亿元(约合6.90亿美元),比去年同期增长17%。此外,截至今年6月,百度应用日活跃用户达到1.88亿,同比增长27%,应用内搜索量同比增长20%以上,智能迷你应用月活跃用户达到2.7亿,同比增长49%。DuerOS语音助手继续保持强劲势头,6月份的设备安装量超过4亿台,同比增长4.5倍,每月语音查询量超过36亿次,同比增长7.5倍。2019年上半年,百度AI开放平台开发者增至130万。百家号内容创作者达到220万。百度预计2019年第三季度总营收为人民币269亿元(约合38.4亿美元)到人民币285亿元(约合40.7亿美元),同比下滑5%到增长1%。来自东方财富的数据显示,百度上半年营业收入达504.49亿元,税后净利7.25亿元。过去几年,百度经历了一些怀疑,过得颇为挣扎。但作为中国搜索引擎的代表作,百度上半年的业绩还是展现出了超预期的一面。这一点在其股价上亦有所展现。“生态”小米8月20日,小米集团在港交所披露2019年上半年业绩,数据喜人。上半年,小米总收入人民币957.08亿元,同比增长20.2%;经调整后净利润为人民币57.2亿元,同比增长49.8%。财报显示,小米Q2营收520亿元,同比增长14.8%;调整后净利润36亿元,同比增长71.7%。有业界分析人士认为,小米的雷军正在把贾跃廷没干成的事干成。小米正在形成一个真正的生态。财报显示,内地智能手机广告及游戏以外的互联网服务收入,包括有品电商平台、金融科技业务、电视互联网服务以及来自于境外互联网服务所产生的收入,对互联网服务总收入的贡献占比在2019年第二季度达到36.0%,其数额较2018年第二季度增长了108.8%。中国平安赚钱能力太强8月15日,中国平安发布2019年上半年财报。数据显示上半年中国平安共实现营业收入6391.55亿元,同比增长19.2%;归属母公司股东营运利润734.64亿元,同比增长23.8%。截至2019年6月中国平安总资产达75623.98亿元。财报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中国平安实现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营运利润734.64亿元,同比增长23.8%,非年化营运ROE为12.3%;归属于母公司股东净利润976.76亿元,同比增长68.1%。这种赚钱的节奏和速度,给人的感觉就是:随手一捞都能捞到钱。中国平安赚钱的能力太强了。海康依然健康7月19日晚间,海康威视(行情002415,诊股)发布了2019年半年报,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业收入239.23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14.60%;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42.17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1.67%。公司2019年上半年毛利率为46.33%,比上年同期提高1.83个百分点。考虑到一季报业绩下滑了15.41%,半年报又变为增长1.67%,说明公司二季度追得并不慢。海康威视跟华为一样,颇受美国“关照”。虽然,这间公司的关注度没有华为那么高,但所受的委屈一点都不少。资本市场亦对他们心存怀疑。但是,在风风雨雨的二季度,这间公司不但活得不错,还有越活越好的味道。彪悍的“药中华为”8月19日晚间,药明康德(行情603259,诊股)对外披露了2019年半年度报告。报告显示,上半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58.94亿元,同比增长33.68%;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0.57亿元,同比下降16.91%;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扣非后净利润为9.93亿元,同比增长20.05%。对于净利润同比下滑一事,公司方面表示主要是由于公允价值变动所致,与主营业务无关。报告期内,由于公司所投资的已上市公司UnityBiotechnology,Inc。以及HuaMedicine等的公允价值变动较大,今年上半年,公司所投资标的公允价值变动损失5517.75万元,较上年同期公允价值变动收益4.32亿元减少4.87亿元。扣除前述所投资标的公允价值变动影响后,公司本期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1.12亿元,较同口径扣除后上年同期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增长32.43%。近期,该公司股票虽然遭遇减持,但是仍可以看到股价的强劲表演。人工智能龙头终于出业绩作为人工智能的龙头企业,科大讯飞(行情002230,诊股)一直被市场诟病。究其主要原因是,该公司一直出不了业绩。不过,这一幕似乎在今年的半年报中打破。8月21日晚间,科大讯飞发布2019年上半年财报,公司实现营业收入42.28亿元,比去年同期增长31.72%;实现毛利21.33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33.11%;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89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45.06%;讯飞开放平台落地应用规模持续扩大,开发者数量达到103万。争议茅台当将茅台定义为核心资产时,总是充满了争议。但不可否认,茅台的确有他的价值。就像美国有可口可乐一样,只是茅台还没有卖到世界去,但即使他愿意,似乎他也满足不了这个产能。因为即使在中国,依然有不少茅台是假酒。贵州茅台(行情600519,诊股)7月18发布2019年半年报,上半年实现营业总收入411.73亿元,同比增长16.80%;营业收入394.88亿元,同比增长18.24%;归母净利润199.51亿元,同比增长26.56%;扣非归母净利润200.31亿元,同比增长26.11%;销售毛利率91.87%,同比提升了0.93pct。单算二季度,营业总收入186.92亿元,同比增长10.89%;营业收入178.44亿元,同比增长12.01%;归母净利润87.30亿元,同比增长20.29%;扣非归母净利润87.30亿元,同比增长18.39%;销售毛利率91.57%,同比提升了1.03%。顽强的比亚迪(行情002594,诊股)比亚迪于2019年8月22日披露半年报,公司2019上半年实现营业总收入621.8亿,同比增长14.8%;实现归母净利润14.5亿,同比增长203.6%;每股收益为0.49元。报告期内,公司毛利率为17.1%,同比提高2.1个百分点,净利率为2.7%,同比提高1.0个百分点。在最近几年里,很多投资者一直在担心一个问题:如果没有了补贴,比亚迪怎么活?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比亚迪可能是真活了。报告期内,非经常性损益合计7.1亿元,对净利润影响较大。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母净利润为7.4亿元,由上年同期-6.7亿元的亏损转为盈利。在贸易争端爆发之后,很多投资者一直活在恐惧当中,美国亦不时用非常规手段进行技术封锁。对于前景的悲观常常让人裹足不前,然而即使面临困难,中国企业也未出现崩盘的情况,这些大型企业的半年报显示,大家虽然每一步可能都走得不容易,但步子却迈得坚实,可见的未来亦未见衰败之迹象。中国核心资产的强劲表现也表明,中国经济虽有困难但仍坚强。

    付出 收获